第一八五章 大吃一驚

<!--divstyle="color:#f00">熱門推薦:
      “滌翁何必自責?”關卓凡微微搖了搖頭,“湘軍裁撤之后,將弁士卒,如果盡數返鄉,而非留在江寧一帶,固然不會有今天的偌大煩惱,可是,江寧的恢復,卻也不曉得要等到什么時候了。??”
  
      頓了一頓,“江寧市面的恢復,很大程度上,是靠了湘軍將弁的宦囊——彼時,朝廷畢竟沒有多余的錢來辦善后??!滌翁的湘軍將弁士卒留居江寧的主張,真正是絕大丘壑、絕大經濟!我佩服的很!”
  
      湘軍將弁士卒留居江寧,助力江寧善后和恢復,曾國藩的這個想法,只同一、兩個最親信的幕僚說過,從來沒有正經擺到臺面上,就連曾國荃都沒有說過,他沒有想到軒親王看得如此透徹,不由大大一怔。
  
      “實話實說,”關卓凡繼續說道,“我若和滌翁易地而處,未必能想得出這樣的好法子,面對江寧戰后的百廢待興,說不定就要一籌莫展了!”
  
      他的語氣十分誠懇,并沒有任何暗含譏諷的意思,曾國藩說了句“慚愧!”
  
      “江寧的善后和恢復,”關卓凡拇指、食指捏在一起,輕輕的點了一下幾面,“湘軍將弁士卒,實在是與有力焉!滌翁叫他們留居江寧,實在是善之善政!”
  
      微微一頓,“今日江寧治安,雖然頗被散兵游勇之害,可是,到底還未到不可收拾的地步,只好算是這一政策的‘副作用’——天底下本沒有十全十美之事,若事事求全,則事事皆不必為,滌翁‘失悔’一說,我是不贊成的?!?br/>  
      關卓凡反復肯定湘軍將弁留居江寧的決策,曾國藩既欣慰,又感動,嘆了口氣,說道:“王爺這么說,我就更加慚愧了!可是,成也蕭何,敗也蕭何,今日江寧的局面,好也好,壞也好,我都是始作俑者,虎兕出于柙,龜玉毀于櫝,典守者不得辭其責,我——”
  
      說到這兒,突然驚覺,如此說法,可能會給軒親王以自己有意回任兩江的錯覺——這是絕不可以生的誤會!
  
      立即打住,頓了一頓,慢吞吞的說道:“我遺患于后來,令上位左右為難,辱承王爺下問,卻除了老生常談,一無芻蕘之微可獻,寧不自慚?”
  
      “老生常談”,指的是“抓住了,該杖的杖,該枷的枷,該明正典刑的,要明正典刑”,曾國藩如是說,意思是,你既然不贊成我的“老生常談”,那么,即便我這個“始作俑者”回任兩江,對江寧目下的局面,也是束手無策的,因此,我的“典守者不得辭其責”,就不存在任何要回任兩江的意思。
  
      話說的雖然謙虛,可一定程度上,也算實情,真的叫曾國藩回任兩江,也頂多能夠將湘籍散兵游勇的種種不法,暫時壓下去一段時間,治標不治本,按下葫蘆浮起瓢,終究有連曾老帥也擺不平局面的那一天。
  
      至于如何“治本”,曾國藩心中,確實是沒有頭緒的。
  
      “滌翁言重了!”關卓凡說道,“不過短短數年,江寧已是八方輻湊,大亂之前的繁庶,眼見已是恢復了七、八成了!滌翁所遺于趙竹生者,是‘惠’,不是‘患’!江寧的‘患’,是滌翁去江就直之后的事情——”
  
      頓了頓,“滌翁‘成也蕭何,敗也蕭何’之說,我不敢贊附——‘成’則有之,‘敗’,可談不上!如果換成‘解鈴還須系鈴人’,我以為,嗯,倒還算是恰當的?!?br/>  
      解鈴還須系鈴人?
  
      曾國藩心中一跳:怎么,真的要我回任兩江?
  
      “所謂‘系鈴人’”,關卓凡微微一笑,“并不敢比附滌翁,我指的是‘湘籍將弁士卒留居江寧’的這項政策?!?br/>  
      曾國藩沒有答話,心里想,這不是一碼事嗎?
  
      他以為關卓凡做如是說,不過為了照顧自己的面子,事實上,曾滌生和曾滌生的政策,還真不是一碼事兒。
  
      “湘籍將弁士卒留居江寧,”關卓凡繼續說道,“原是為了江寧的善后和恢復,如今,江寧的善后,業已完成;江寧的恢復,也上了正軌,拿洋人的話說,這一政策,算是已經‘完成了歷史使命’,嗯,可以功成身退了!”
  
      曾國藩心頭大大一跳。
  
      功成身退?
  
      如何“功成身退”?
  
      難不成——
  
      他不確定自己是否正確理解了軒親王的意思,按耐住緊張的心情,略微吃力的說道:“請王爺的示,何謂……‘功成身退’?”
  
      “反其道而行之就是了——”關卓凡說道,“只要留居江寧的湘籍將弁士卒,返回故鄉,則這項政策的‘副作用’,自然而然,煙消云散,則江寧治安,安堵如故,一切一切,何勞君子憂之深也?”
  
      曾國藩大吃一驚:你真是這個意思!
  
      可是,這怎么辦得到?!
  
      幾年下來,留居江寧的湘籍將弁士卒,不管有沒有正經生業,十之六七,都已認他鄉作故鄉,如何能夠強行遣返?真要那么干,必定是要出大亂子的!到時候,就連自己這個“湘系共主”,也是安撫不了的!
  
      嗐!別說什么安撫了,真要那么干,自己這個“老帥”,對于這批自己親手帶出故鄉的“子弟兵”,就是……不折不扣的“始亂終棄”了!到時候,別說喝故鄉水、見故鄉人了,就連百年之后、魂歸故里的臉都沒有了!
  
      江寧、乃至兩江,再起烽火都不稀奇,哪里來的“江寧治安,安堵如故”?!
  
      則自己何去何從?!
  
      曾國藩臉色變過,關卓凡都看在眼里,他擺了擺手,“滌翁不要誤會!我說的,可不是強行遣返!也不是不辨良莠,凡留居江寧的湘籍將弁士卒,都請回湘去!”
  
      不是強行遣返?
  
      也不是……不辨良莠,凡留居江寧的湘籍將弁士卒,都請回湘去?
  
      曾國藩定了定神,“請王爺明示?!?br/>  
      “留居江寧的湘籍將弁士卒,”關卓凡說道,“不僅平定洪楊,出生入死,對江寧的善后恢復,亦與有力焉——滌翁放心,這班人,就偶有作奸犯科,朝廷亦不忍置諸刑典,又哪里會做卸磨殺驢、過河拆橋的事情?”
  
      *
  最快更新,無彈窗閱讀請。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?

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,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,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77小說網 版權所有

加拿大28计算公式巧